未生经常看电视,对一个Canmake Tokyo的广告有非常深的印象。广告片头的两下「坚坚、坚坚」,非常引人注意,虽然那首广告歌听来很押韵,但不太懂日文,所以听到一头雾水,但是最后那一句日文说、不纯正的Canmake Tokyo,偶尔静下来想东西也会记得,好像已经入脑了。

Can make Bou Eki? Canmake中港代理Bou Eki申请上市。(互联网)


前几个月,未生和怪兽老婆在屯门逛街,在恒基发展(097)旗下千色店附近有一个Canmake Tokyo专柜,似乎好像开了很多年,但由于处于连接其他商场的必经之路,行人甚多,加上通道颇窄,所以怪兽老婆似乎也不感兴趣,很快就离开,未及细心研究。


 在这件事情不久,Canmake Tokyo中国及香港代理Bou Eki Company Limited申请上市。据一些日文研究者称,其日文拼音类近「贸易」,如果变成中文就是「贸易有限公司」,名字算是颇为贴切,实际上这家公司就是一间代理日本IDA Group旗下美容产品贸易商,公司有近85%的产品是由该公司提供。


 回顾该公司创办历程,陈海珊自1990年代起在化妆护理用品行业工作多年,在创业前几年间,她已经在一间公司负责了进口化妆用品数年,或许是看见了这方面的潜力,在2007年她从旧公司离职,经过一段时间的努力,取得了Canmake Tokyo的香港独家分销权,并和丈夫邵智荣合资成立了Bou Eki Company Limited,负责此方面业务。


过了几年业务逐步有起色,邵智荣辞任了本来工作,专心从事公司业务,后来销售成绩愈来愈好,更取得IDA Group其他产品分销权,把分销权地域扩至内地。


 近几年营业额受到天猫、小红书及京东等中国网络商店平台销售强劲影响,营业额以中双位数百分比增长,盈利表现亦类近,2019年首三季(6月结),营业额已超过2018年的销售金额,达到2.39亿元,毛利率均超50%,基本上是一件产品在购入成本加价一倍以上,纯利率亦超过10%水平,以代理来说是非常厉害。


按数据推算,其客户莎莎国际(178)佔其批发销售超过20%,至于网络销售平台中,京东及天猫佔销售绝大部分。反而零售店销售不算多,佔销售额不足10%,照招股书数据推算,每个月销售额约100万元,毛利估计约60万元,但现存5间店舖基本租金已约70万元,赚回来连租金也不够支付,可以知道基本上开舖只是宣传费用、提升知名度手法之一。


 未生留意到该公司于屯门千色店内有另一个专柜,旺角也有店舖,月租更达40万元一个月,最近在这些区域示威游行颇多,加上小红书最近曾因涉黄色事件遭中国当局严打,一度受下架处分,生意可能受到打击。


在四面楚歌之际,加上上市又花了不少钱,如果今次上市申请失败,公司营运可能有危机,希望他们能够捱过这一关,但如果上得了市,又是另一个故事。


财经Blogger,从小学起对股票已产生兴趣,遍寻香港股票资料,赚钱的目的为找寻生活中美好的东西。


逢周二刊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