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CFA让台湾金融业发光发热

有机会到上海外滩黄埔江对岸的陆家嘴,很多人一定会感慨万分。这里是中国最主要的金融中心,总面积共有28平方公里,约有100座摩天大厦,遍布各国的金融机构,为什幺没有台湾的金融机构?

其实陆家嘴的金融中心,也是最近这20年的事。

1990年代以前,陆家嘴只是一片沖积沙滩形成的溼地泥沼,打渔人家为主的不毛之地。但是 1990年中国国务院宣布开发浦东,并在陆家嘴成立全中国首个国家级金融开发区。经营人民币业务的外资金融机构,必须在陆家嘴金融贸易区开设办事处,陆家嘴就逐渐成了外资银行的总部所在地。

台商1980年代进入大陆,都是以製造业为主。金融业是特许行业,没有双方国家的允许,不能够在别人的土地上进行金融服务。

两岸虽然已签署金融监理合作了解备忘录,台湾金融业进入大陆市场,指日可待。但是,因为我国是以已开发的身分进入世界贸易组织 ,大陆是以开发中国家的身分进入,我们金融市场对大陆是立即开放,大陆对外国的金融业登陆,则有一堆的限制。

根据WTO「服务贸易总协」第16条与17条规定,各会员的市场开放程度与保留的限制,在其服务贸易承诺表中均已确定,故若一会员要给其他会员超过承诺表的待遇程度,亦即所谓「WTO+」,须透过WTO相关规定签订FTA,始能符合WTO规範。换言之,MOU并非FTA,ECFA才是FTA。要能够让台湾的金融业能够取得实质的对等,必须在 ECFA 的早期收穫机制中,特别放宽「准入条件」,才能给予台湾金融业有立即的商业机会。

具体来讲,我们希望争取的内容,以银行业来讲,最重要的就是不必三年分行、两年获利的等待期,可以立即设分行承做人民币业务,及与参股陆银不受外资20%上限限制;以证券业来讲,争取独立券商的设置,不受必须参股大陆券商最高33.3%的限制,另外要能够承作A股的股票业务。以保险业来说,则是调降532门槛,寿险业合资比可以提高到50%以上,合资对象打破单一家的限制。

当然这些内容的要求,中国有可能在谈判的过程,对某些部分予以拒绝,或不能全面的实施。那我们就争取在一些对台湾金融业特别有兴趣的开发区,可以在其区域之内先试先行。例如海西、天津滨海新区,或是城市级的上海、南京、重庆、成都等来进行实作。这些都可写入ECFA 中。

过去因为两岸不通,台湾金融业被绑手绑脚的,只限于在岛内发展,很多企业外移后,法金的业务大量锐减,可以说是坐困愁城、一筹莫展。后来发现消费金融略有甜头后,一窝蜂抢做消金,最后造成双卡风暴,也重伤金融业。现在金融业在极低利差的环境下,甚至也变成艰困行业。

但是台湾金融业的实力不容小觑。优质的承销、顾问服务、良好的产品设计,丰富的理财规划,相信可以在大陆的金融界轻鬆占有一席之地。台湾金融业登陆后,不但可提供大陆人民更好的选择,相互竞争下更可优化大陆的金融业。另一方面,可提供台商多元融资的管道,有利台商进一步发展。

最重要的是,大陆的利差有3到5个百分点,更可以藉此提供获利的基础,也可以让台湾的经济得到立即改善,包括降低失业率与提振消费。金融业是服务业的火车头,可提供大量的就业机会,也会拉动其他的服务业。

台湾金融业凭着同文同种的优势及良好的服务精神,只要有机会进入大陆市场,应该可以很快打下一片江山。届时陆家嘴的金融园区,就会出现台湾的金融机构,某些大楼也就挂上台湾的标誌,成为上海的新地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