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CFA议题泛政治化 无助农民走出困境

<> 过去十年来,国际经济间区域整合风潮日盛,以离台湾地理区域最近的东协,对台湾影响和冲击最大。东协成员除了有素为四小龙的新加坡外,还有泰国、印尼、马来西亚等亚洲新兴工业国家,近几年又加入韩国、日本与中国大陆成为「东协加三」。其中日本长期提供台湾重要技术与零组件,日本与东协的经济伙伴协定已在97年12月生效,107年将有91%货品免关税;而台湾最大产业竞争对手韩国,其与东协的货品贸易协定已于96年7月生效,今年起已有90%货品零关税;影响最大的,是台湾最大的出口市场-中国大陆,不仅贡献了鉅额的贸易顺差,也是台湾对外投资、产业内贸易最多的地区,也从今年起有93%货品零关税。显而易见地,东协加三的成型后,对台湾经济未来的影响,将远超过世界上任何一个国家或经济体。

<>

<><> 民进党执政的八年,台湾囿于意识型态与国际政治现实,无法同步加入东协,产业优势已渐渐流失,边缘化的危机从未来式变成现在进行式。如何突破形同锁国的困境,成为刻不容缓的议题。2008年国民党执政后,藉着两岸情势的缓和,顺势推动两岸经济合作架构协议,一方面降低东协加三的冲击,另一方面也为加入东协创造有利条件。正因ECFA如此重要,马总统日前也宣示,不签ECFA不配当总统。

<>

<><> 可惜的是,民进党在野后,虽由长期主导台湾参与WTO谈判、熟稔国际经济事务的蔡英文担任党主席,但并未理性看待ECFA,而是以夸大ECFA的损害作为反对ECFA的诉求。其理由不外乎ECFA会开放让中国大陆大量劳工和农产品来台,造成台湾大量的劳工与农民失业,黑心产品戕害国人身心健康。该论述係延续2008年总统大选而来,迄今仍是民进党宣传的核心议题。尤其是否开放中国大陆农产品进口,关係着160万农民生计,加上大部分农民都位于民进党执政的中南部县市,民进党製造农民恐慌固然有其政治利益考量,却与事实相去甚远。

<>

<><> 比如开放中国大陆农产品进口的议题,早期国民党执政期间仅开放497项,而在民进党执政短短八年间,就开放了936项,包括苏贞昌、谢长廷、蔡英文等人当时都在行政院位居要津,现任民进党秘书长苏嘉全也曾担任农委会主委。事实上,当时的民进党政府不但没有向立法院报告,更没有向农民说明清楚,许多农民关心的农产品,如萝蔔、甜椒、辣椒、南瓜、柿子乾、冷冻草莓、橘子果酱、花生酱、婴儿奶粉、鲈鱼、鲑鱼、鲔鱼、香鱼、鲳鱼、大闸蟹、冷冻虾仁、其他调製鳗鱼片、鲔鱼罐头、咖啡乳剂等。许多名列管制的项目,如黄豆、玉米等,民进党政府也用专案进口方式进口,但是现在却反过来成为民进党政击国民党政府的理由。事实上,马英九总统在大选前就承诺当选后会坚决不开放民进党留下来还没开放的830项农产品,到现在为止确实说到做到,经济部、农委会等相关首长官员也一再保证只要开放一项农产品,愿意下台以示负责。换言之,国民党再执政后,即遵循民进党政府的做法,并未有任何改变或放宽。

<>

<><> 前民进党立委吴明敏大胆估计,ECFA将会造成29万农民的失业,但检视其估计模型,係建立在所有农产品全数开放、所有农产品关税均降为零的假设之下获得之结果,与现况完全不符,很难说服学术界,但在政治宣传上却成功造成农民恐慌,进而让农民反对ECFA。严格来看,农民的所得主要并不是来自于农业收入,农业外收入占农家所得近八成,这部分将随ECFA签署后工业部门受惠而增加,而农业部门的收入也将因为农产品进口项目与关税的不变而维持,故整体而言农民的总收入将会增加。

<>

<><> 坦然言,从上届总统大选时的两岸共同市场到政党再轮替后的两岸直航、在台召开之两次江陈会,再到最近的ECFA,一再放话说国民党政府会开放中国大陆农产品进口俨然已成民进党一以贯之的宣传策略,但这种作法对于解决目前的农业问题并无任何帮助。农业和其他的产业一样,要能永续发展,一定要有竞争力,光是靠补助和保护并非长久之计,尤其身为最大在野党,民进党应积极提出台湾农业未来的愿景及具体对策,才是理性与负责任的做法。

<>

<>(本文刊载于2010年3月1日旺报论坛新闻)